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不可抵抗的八旗兵
    这局势让袁时泰感觉自己恍如是在梦中一样,这就是传说中不可对抗的八旗兵呢?

    使得明廷困扰数十年的敌人,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头队中不仅仅有小袁营的旧部,还有张皮绠亲自率领的一支亲军标部队,他也跟进冲杀,马上就缴获到了好几面清军的旗帜。

    甚至不仅仅是旗帜,八旗兵竟然还把许许多多大炮和火铳,也就这样丢在了原地。

    如果说敌人战线的动摇、大量旗帜被丢弃,还可以理解为清军在故意诈败诱敌。可是现在他们就连大炮火铳,都已经慌不择路地抛弃下来了,如果这也是诈败诱敌的话,代价未免来得太大了一些。

    袁时泰心中疑惑,他感到一阵强烈的不安感,清军不可能这么脆弱,敌人一定还有后手。

    “张将军,清兵数十年来屡战屡胜,怎么会这样轻易就被咱们一支先锋的小部队冲垮了……不对,甚至还没开始冲呢,敌人怎么就垮掉了!事出反常,一定有问题呀。”

    张皮绠拉住战马的缰绳,他眯起眼睛,看着仓惶北逃的清军队伍,又看看四面不少没来得及跑掉,已被闯军生擒的清军俘虏,同样纳闷道:

    “这确实太奇怪了……可这看起来,实在不像是诈败的战法呀?哪有诈败要把大炮都让咱们缴获的?”

    袁时泰还是不敢相信闯军会这样容易的得手:“或许敌人是壮士断腕!”

    “这确实也说不定……”

    张皮绠很干脆地挥手道:“留一小部分人,把大炮火门全部钉死。其余人等,继续随我冲杀……为防万一,袁都尉,你带队往西运动,护住我的侧翼,免得敌人突然反击,打闯军一个措手不及。”

    “好,弟兄们就按张将军布置来行动。”

    张皮绠虽然年纪极小,可他经历过的战斗数量还真不比袁时泰少多少,同样是一员百战余生的沙场老将。

    在李来亨有心培养之下,目下局面虽然纷乱异常,敌人的突然溃败也确实太过匪夷所思。但是张皮绠还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有条不紊地做出合理布置,既维持了对清军溃兵的继续追击,要小心提防着敌人有可能使用的诈败伏击后手。

    唯一的意外只在于,明清联军的溃败情况,比张皮绠和袁时泰所能预想到的最乐观情况,还要更加乐观许多倍。

    张皮绠带着闯军先锋一部分兵力继续向北追击以后,袁时泰就率领小袁营旧部西进掩护闯军侧翼,恰好咬住了正往这个方向“回身逆战”的高第、李辅明两支兵马。

    理论上来说,前屯镇和山海关关兵虽然都在白沟河大战中受到严重的损失。可是两镇兵马合计起来,不管是兵力数量,还是平均的战斗素质,都要高出小袁营旧部半头,双方真要死拼冲杀一场,胜利者只会是高第和李辅明,而不会是袁时泰。

    “遇敌!是明军主力大队兵马!”

    袁时泰也对意外遭遇明军主力大感惊异,他心下十分紧张,对于敌人兵力战线的布置,更是感到简直鬼斧神工,仿佛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天下用兵,岂有这样布置兵力的?这明军将领的布阵也太叵测了吧!”

    两军遭遇的第一时间,袁时泰内心甚至是感到惊吓。他只是粗略望了一眼,就知道敌人的兵力要比自己多上不少,现在陈永福的主力还没有完全跟上,难道这回小袁营旧部要因为自己的冒进而全军覆没了吗!

    正在袁时泰心慌意乱的时候,闯军士兵们也都以带着一种相当紧张的情绪,对敌人发动了进攻。大家虽然感到整体形势好像比较不利于闯军,可是却也知道这种时候绝不能后退——而且一般士兵不容易观察到战场的全局,全赖一腔血勇作战,没有做更多的考虑,就已经突入面前敌军的战线纵深之中。

    袁时泰没有时间多想,也只好夹马带着亲兵跟进杀入。他打定主意,即便自己牺牲,也一定要为陈永福大军主力的抵达争取足够时间。

    明军兵力似乎相当雄厚,那就更加不能放任他们从容占据白洋淀的有利地势,一定要挫一挫敌人的锐气。

    “拼啦!”

    怀抱着这样决一死战的想法,袁时泰飞骑冲阵,闯军的冲锋号也是越吹越响。在他们自己看来,这是赌上性命的决死冲击,可在眼前敌人的耳中,这声音就成为了催命的铃声。

    李辅明还在努力阻止前屯镇的将士们回身逆战,他本来断定李来亨是凿冰渡河,把主力投入到了明军后方进行偷袭。

    而联军前方有阿巴泰顶着,估计短时间不可能遭到闯军的袭击。所以李辅明竭尽全力,改变了大军行军队列方向,付出了全军大为混乱的代价,把前队变后队,后队变前队,逆转态势,准备迎敌。

    这个关键时候,闯贼却又突然从原本的前方,现在的后方杀了过来!

    “李……李镇台……后队还是没有找到闯贼主力所在啊!”

    后方探骑又给李辅明送回情报,可是李辅明根本不信,他断言道:“小李贼到底是怎么用兵?怎么都偷袭完了,还能把主力隐藏的这样好呀!”

    “对了……”李辅明眼前一亮,想出了李来亨隐藏行踪进行偷袭的办法,“小李贼肯定是让士兵们打出明军服色旗号,装扮成我们自己人,混进来了……”

    “闯贼是伪作我兵,不要被正面的敌人蛊惑住……流贼主力依旧在后偷袭,而且是扮做我兵,传令下去,让各部仔细观察,辨认敌兵!”

    李辅明在混乱中做出的判断,其实不无道理。只是命令传达下去以后,却使得本来就已经混乱不堪的军心更加瓦解,前屯镇士兵们虽然都熟悉身边袍泽的相貌,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认出所有人的长相,何况这里还有很多他们并不非常熟悉的山海关关兵在。

    “你……你是闯贼!”

    不知道是哪个士兵,第一个发现了混进明军队列中的“闯贼”。但是可以确定,当前屯镇的士兵开始攻击“假扮”成明军的闯贼以后,局势就更加不可收拾。

    所有人都乱成一团,谁也分不清面前的是敌人,还是友军。旗帜、服色都不能作为辨识的标志,全军的四面八方,又到处传来闯贼特有的那种尖锐号子声。

    人们自相攻击不止,李辅明怎么约束控制这时候也控制不住了。袁时泰也开始发现,自己的决死冲击,一点都没有受到有力的阻击,只是小一队闯军先锋兵,居然就打穿了明军整条战线,一直杀到敌人的后方,又从后方贯穿回来,复杀到前方。

    晕头转向的李辅明还想说些什么话,他骑在马上四处张望,想把家丁们聚成一团冲杀出去,可这时候远处突然响起一阵密集的铳声。

    这种好像雷霆一般的怒吼,是明军已经渐渐熟悉的闯贼“霆军”之声。一听到这声音,人们更加确信自己已经完全被闯贼包围起来,再不复有一丁点的斗志和组织,彻底崩溃,纷纷向北逃窜。

    混乱之中一群士兵把李辅明的战马都推倒了,他被溃兵推挤到地上,连续翻了好几个跟头,一路猛摔,直到撞在一面低矮的冰墙上,才吃痛地喘了口气。

    可是不等李辅明重新回到军队里,重新组织起兵马,好几把闯军的战刀,就已经架在了李辅明的脖子上。他一身明晃晃的扎甲,很容易就暴露出自己是个高官显爵的身份,闯军士兵们一拥而上把李辅明制住,他本想反抗一下,可因为摔得太狠,脑袋发晕,脚底一滑,居然又摔倒在了冰面上。

    趁此机会,两名闯军将士一左一右就把李辅明架住,然后纷纷高喊了起来:

    “前头捉了一个大官!”

    “前头捉了个总兵官!”

    “你是谁?他是谁啊?有人知道吗!”

    “这个……这个人是前屯镇的总兵李辅明呀!”

    “袁都尉……袁都尉!前头捉了李辅明!”

    铅笔 小说(w w w.x 23qb.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