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千四十二章
    看到一众猎户汉子的模样大胡子首领咧开嘴笑了起来,阴鹫的眼睛微微眯起,道:“上半年的确是受过银钱了,但今年山里的生活不景气啊,这临近冬天了,弟兄们都要添置件衣服什么的,只有请王老爷子和诸位乡亲仗义疏财了。”

    “呸,去你妈的仗义疏财,分明就是打劫还满嘴胡话,真恨不得一刀劈了你个狗年养的。”李黑就站在王不凡身边,攥着长刀恶狠狠地呸了一口,低声自语,显然对这帮马贼深恶痛绝。

    王不凡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还记得这些日子我教你们的功夫吧,没事,正好拿他们练练手。”

    “可是.....”李黑一脸的跃跃欲试,斜着眼睛瞥向大胡子首领,压低了声音,道:“那大胡子姓裘,出了名的狠人,前些年隔壁镇子十几条好汉一起上都没能拿下他,要不然凭咱们镇子里的人手也不一定就怕了他们。”

    “是有点东西,先天境界的高手。”王不凡笑了笑,道:“把他交给我吧,剩下的给你们练练手,要不我教你们的东西可就荒废了,也好在我走之前顺便帮你们个小忙。”

    李黑吓了一跳,急道:“林哥你要走么?问什么不在镇子里住下来,大家一起打猎不是挺好的么。”

    王不凡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解释,他和这里的人毕竟不同,而且,他有必须要离开的理由,一想到冷月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他就有种迫切的冲动,想要回去,回到地球,回到她们身边。

    “不知道冷月现在好不好?”王不凡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离开是他早就有了的打算,在这里待下去无论是对他的修为提高还是寻求回去的方法都没有任何帮助。

    在人群前方,王老爷子不禁皱起了眉头,为难道:“裘大当家的您这不是为难大家么?半年一收的银钱我们镇子从来没有少过,但都是些壮丁猎户,银钱本就不多,这个时候您让我上哪儿去帮你凑出那么些银钱来?”

    “是么?”裘大当家捋了捋自己的胡子,嘿嘿的冷笑,“前些日子你们镇子里不是猎到一只剑尾蜥吗?换了不少银钱吧。”

    王老爷子脸色一变,瞬间明白过来,这些人是瞅着镇子里猎到一只剑尾蜥特意过来勒索的,“如今再说下去也是浪费唇舌,不过自己村子里的实力确实不如马贼,这该如何是好?”

    王老爷子神色忧郁,下意识的看向王不凡,却迟迟不敢开口,不是不相信王不凡,而是怕连累他,毕竟他们都不清楚王不凡的实力究竟达到了怎样的境界。

    裘大当家脸色一沉,啪的一皮鞭抽在王老爷子身前,哼道:“老头子,识相的就快点备足银钱,弟兄们的没工夫和你瞎耗下去。”那一皮鞭又快又恨,直直的在王老爷子身前拉出一道半尺深的沟壑,威胁的意味十足。

    随着裘大当家的动作在他身后的一众马贼适时的高举长刀,呼喝不止,脚下的战马踏着前蹄,来回崩塌,踩得地面咯崩作响。

    王不凡笑着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一把将王老爷子拉在身后,低声道:“等一下我一动手就冲上去,下死手。”

    王不凡走上前去,立身在裘大当家身前,一脸的和蔼,道:“这位是裘大当家吧?嗯,一身先天境界的修为果然不俗,就是杀气太重了些,对修行恐怕无益。”

    裘大当家脸色微变,瞬间后退了两步,小心的问:“你是谁?你不是镇子里的人。”

    “我是谁那么重要么?”王不凡说着脸色忽的一沉,冷声道:“而且,对死人来说知不知道我的名字都没有意义。”话音未落他已经冲了出去,一步就到了裘大当家面前,挥拳如流星,轰然落下。

    砰的一声大响,裘大当家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被王不凡一拳轰在胸口,整个胸膛都塌陷了下去,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横飞出数丈。

    这还是王不凡没有动用太极图的结果,仅仅宝体的力量,先天初级的裘大当家在他面前真的如同蝼蚁,翻手即可屠灭。

    裘大当家在这一代积威不浅,但现在却被人一招灭杀,强大的落差让众人走不进有些失神,而后忽然反应了过来,随着王老爷子一声历喝,镇子中的好手们操着长刀呼啦一声冲了上去,迅速将一群马贼拽了下来。

    长刀霍霍,血光迸射,王不凡退到了远处,隔着十几米的距离观望,镇子里的人本来就比马贼多,而且气势颠覆,此消彼长,瞬间就将一众马贼压制了下去。

    李黑几个得到王不凡教授的年轻人道法越用越熟,如羚羊挂角,刀走偏锋,每每都在马贼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几个呼吸之间就砍杀了两三个马贼,让众人气势大震。

    结局已定,王不凡挥了挥手,自顾自的向着镇子外面走去,他也没有去骑马,一步数丈,几次闪烁就到了百米之外。

    “哎呀!”王老爷子一刀轰飞一名马贼,连忙追着王不凡而来,一边跑一边从怀里掏出半块玉玦,叫道:“等我一下啊林兄弟。”

    王不凡停了下来,等到王老爷子到了面前才呵呵的笑道:“您老人家就不用送了吧,反正我也知道路了,以后有空会回来看大家的。”

    王老爷子气喘吁吁,毕竟年纪大了,半响才平静了下来,一把将手中的半块玉玦递到王不凡手里,道:“你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我老头子也没什么可以报答的,这半块玉玦你拿着,兴许有用。”

    “您这是?”王不凡疑惑的看向王老爷子。

    “这是十年前镇子里的人进山猎兽那次从山里捡到的,当时上面还有着血迹,发现玉玦的地方周围整整数百米都被移为了平地,十分恐怖。”王老爷子说着便不禁摇头叹息:“当时我们就猜想可能是那位帮过我们的仙人留下的,玉玦只有半块,那位仙人多半已经遭遇不测了。”

    “十年前的仙人留下的?”王不凡吃了一惊,仔细打量手中的玉玦,仅仅半块,形似盘龙,应该是块灵玉,中间像是被利刃斩开的一般,看不出什么奇异,放在手上凉凉的,有种很舒服的感觉。

    王不凡迟疑了一下,还是收了起来,想了想转身向寒溪山行去,一步十丈,几次闪烁就消失在了山林深处。

    在寒溪山中猎了两头八米长的猛虎,一只剑尾蜥,王不凡将它们用灌木捆在一起,扛在肩上回到了宁远镇,悄悄地放到镇子外面,而后快速的离去。

    王老爷子给他的半块玉玦尽管看上去普通,但晶莹剔透,通体温润冰冷,十分不凡,他不能无功受禄,猎些蛮兽也算是报答了。

    王不凡身如鬼魅,速度快到了极致,如同幻影一样在山路上奔行,一路上冷冷清清的,看不到多少人影,偶尔碰到都是一掠而过,路过的人还以为是眼花了,哪里知道已经有人在他们面前远去。

    北玄城巍峨如山岳,光城墙就有十几米,黑褐色的城墙充满了沧桑的气息,如亘古已存的巨兽盘踞,摄人心魄。

    王不凡立身在北玄城下,举目一望,城墙上方除了北玄城三个大字之外还有一片翠绿的树叶,刻画的脉络清晰,如同碧玉,那是北玄城最大的势力叶家族徽,方圆千里无论是豪侠大户,土匪马贼,看到那一片绿叶都要礼让三分。

    “北玄城震慑数千里大地,蜿蜒数十里,繁华广袤,锦绣笙歌,能够掌控这样一座大城的叶家必定不是泛泛之辈。”王不凡心中思忖,随着人流走入北玄城中。

    北玄城繁华锦绣,到处都是叫卖声和吆喝声,此起彼伏,王不凡沿着街道而行,不疾不徐,一边走,一边观察周围的人流街巷,他发现其中竟然不乏一些高手,先天境界的都有好几个,全都低调的如同普通人,如非同等境界以上的决然发现不了。

    穿过最后一条街巷,王不凡面前豁然开朗,一座五层高的的酒楼伫立在街巷的尽头,上面雕梁画栋,粉饰涂装,显得十分奢华。

    “云霄阁,好大的气派。”王不凡心中微动,踏入其中,随便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酒肆牌坊这种地方自古就是人流最大的地方,各种消息传递也最快,他选择这里也是想要尽快的摸清北玄城的情况,比如哪里可以了解整个世界的情况?哪里可以寻到仙人道场?哪里又有如他这般的修炼之士?

    要了一壶小酒,王不凡自斟自酌,侧耳倾听周围的声音,一段段讯息在他的脑海中汇聚。

    酒楼中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或三三两两,成群结队,有些在默默地吃饭,有些却是趁着酒兴框框而谈,意态飞扬,似乎天下间就没有他不知道大的事,其实从他的话中就不难听出此人顶多就在方圆千里内转悠,算不得见多识广。

    王不凡听得大乐,就这小酒开始收集有用的讯息,他修为高深,听力极强,几乎整个酒楼的声音都落在 >><center>(本章未完......)

    铅笔 小说(w w w.x 23qb.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