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七章厮杀在即
    哗——

    全场一片哗然之声响起,夜神月的胜利让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

    “太不可思议了!”

    “是啊,出刀速度太快了!”

    “富田一刀斋竟然死了?他曾经可是天下第一啊!”

    有人惊讶,有人震惊,但唯独没有之前的质疑,虽然夜神月和富田一刀斋的比试仅有短短的几分钟但是双方都展现了超越人类的极限的实力

    而且厮杀不是比试,谁也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去放水,只能说夜神月的实力实至名归

    “这还是首例以剑豪击杀剑圣的战斗吧?”

    甚至当有人这样出声时立即遭到了回怼

    “可别忘了,曾天下第一靖白兵也是被此人在不承岛击杀”

    引起了纷乱的不止此处,第五道场的主看台刀之大佛下之前的四位剑圣此时只余其三

    “没想到啊…富田阁下就这样去了”

    柳生信纲在发出这样的感叹时神色间也不免露出兔死狐悲

    “阿弥陀佛,富田阁下的执念实在是太过深重了…”

    南光坊多喜也一脸悲伤的神色接话道

    “天下第一…回顾以往为了这一虚名前仆后继已然陨落了多少剑士…”

    “是啊,愿富田阁下在西天极乐净土能放下执念…”

    “哼!”

    坐在中间的武藏天之助见身旁二人虚伪的出声也收起了之前观赏比试时的兴奋,冷哼一声面露不屑道

    “西天极乐净土?既以持刀犯下业罪死后还能回归彼岸?不要一脸假慈假悲了,在座的都是明白人,这些人的死二位还能逃脱的了干系?”

    霎时间好似被武藏天之助挑破心事一样,南光坊多喜面露复杂难堪,柳生信纲神色阴郁,几人截然沉默

    当夜神月从冥想中苏醒,发现距离最后一轮的比试已经超时了

    距离预计的比试时间整整超过了半刻钟,但奇怪的是却并没有人前来提醒他

    在将目光移至第五道道场内,只见南光坊多喜、武藏天之助二人已然立于场内,武藏天之助在注意到夜神月醒来后更是目光炯炯的盯着他

    “抱歉!”

    夜神月赶忙使用瞬身术踏入道场,在因迟到致歉后也在打量场上的二人

    二人当然不是在比试,武藏天之助所处的位置还好是比试中身为选手的一端,至于南光坊多喜的位置就让夜神月疑惑了

    是代替之前的护剑僧裁判的位置!

    “敬明大师到访清凉院,护剑寺内的护剑僧都调去维护敬明大师的安全了,所以这局比试的裁判由我暂代”

    南光坊多喜好似是注意到夜神月的疑惑一样脸色无常的开口解释道

    清凉院辖下有很多分立的寺庙,比如主寺清凉寺、护剑寺、藏经寺等等,但主体还是属于清凉院

    此时能被南光坊多喜称为大师的敬明大师据夜神月估计可能是哪位在世的得道高僧,突然拜访清凉院由护剑寺内会武的护剑僧前去保护倒也是理所应当,关键这是人家寺院自己的事情夜神月也不好多问,而且也与自己没有多大的关系

    “抱歉,让阁下久等了”

    随即夜神月再次望向正前方的武藏天之助,他的形象倒是很符合自己记忆中的日本浪人形象,一头怪里怪气的发型,身穿粗衣粗布的和服,神色间满是骄狂横暴

    唯一让他注意的是左手肩上扛着的一柄大刀右手持小太刀,使用者应该是标准的二刀流!

    “不需要道歉的!”

    武藏天之助突然开口了

    “因为就是我不让人打扰你休息的!”

    夜神月闻言微微一楞随后道

    “多谢了!”

    武藏天之助摇了摇头再次开口道

    “不,你不需要对我这么客气,能让你恢复到最强盛姿态与之一战才是我所愿!”

    “?”

    “在去年的剑圣会上我败在了靖的手里,不过我很不甘心!”

    “额…为什么?”

    虽然武藏天之助说着明显与比试毫无干系的事情但夜神月还是适时的问道

    “因为他的剑术,他剑术如果超越了我惜败在他手中我是毫无怨言的,但是他却走上了邪道,依赖完全型变体刀、用四季崎记纪打造的外物打败了我,所以他的天下第一我不承认!”

    武藏天之助说到这里神色间夹杂着不服、嘲讽等等一系列的情绪

    “本来是准备今天找回场子的,却又听闻靖败在了你手中,所以我只能用你代替靖了…所以,我本来以为只是一场有点兴趣的对决,直到刚才…”

    当武藏天之助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神里充满了贪婪、肆意、炽热、疯狂、战意、杀意融合而出的神色

    他目不转睛的、死死的盯着夜神月的身体,甚至都不需要使用心网就可以感知到情绪,夜神月被他盯着浑身都起鸡皮疙瘩的情绪

    “你与富田阁下的一战,我能感觉到…我晋升无空境界的机遇就在你身上…”

    无空,剑士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无空又为无敌只有抵达剑圣境界的巅峰才能捕捉到的名为无空的无限境界之核心

    这是身为剑士们一辈子的执念,亦是无数代剑术流派们的夙愿

    “咳,二位是不是可以开始”

    这时南光坊多喜打断了武藏天之助想要继续说下去的话题开口提醒道

    本就因为夜神月休息的缘故被武藏天之助要求推迟了比试时间,此时又遇上他喋喋不休南光坊多喜实在不耐烦了起来

    武藏闻言狠狠地瞪了这和尚一眼然后才扭头向夜神月问道

    “喂!你休息够了没?没够的话我们在聊会儿”

    闻听此言瞧着一旁脸色越变越阴沉的南光坊多喜夜神月汗颜道

    “嗯…够了!足够了”

    “那就好!一会比试开始了你可要抱着杀死我的决心哦!”

    “呃!嗯…我会的!”

    夜神月还是头一次见到说服别人卖力杀自己的…

    “你们够了就开始吧!”

    南光坊多喜脸上青筋直跳,离得近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额间的‘井’字,见此夜神月赶忙开口

    “无流派夜神月,请阁下指教!——”

    “二天一刀流武藏天之助,来一场畅快的厮杀吧!——”

    夜神月脑海中自己动过滤所谓畅快的厮杀,而是集中在‘二天一刀流’这个流派上,他没有记错的话传奇人物宫本武藏正是使用这一流派的剑客

    “堂堂正正!——一决胜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