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五章 出其不意
    既然五王爷执迷不悟要杀他,那他也该反击了,他一味的忍让,只会让五王爷更加得寸进尺!

    刺杀不成,就用毒!

    既然五王爷要和他玩,那他就奉陪到底,看谁才是赢家!他们的仇恨,就从现在开始!

    “皇叔,我们要活下去,而且要活得比任何人都要好,既然五王爷不给,那我们就去偷!”

    “偷?怎么偷?而且,为什么我们不能光明正大的,要蒙着面去偷,偷偷摸摸见不得人啊!要斗,我们就光明正大的斗,本王不是五王爷那个孬种,只敢玩阴的,连正面也不敢露!”

    “皇叔,你听朕把话说完,我们要给五王爷一个出其不意!既然五王爷要置我们于死地,那我们也该是时候还击了,一味忍让只会让五王爷越来越猖狂!”

    九王爷同意的皇上的说法,他真的要打算还击了,既然五王爷不放过他,非要斗个你死我活,那他也绝不姑息!

    “那我们要怎么做?”

    两个以前明明敌对的人,可因为被同一个人暗害,有着同一个敌人,所以两个人心照不宣走到一起,成为一条线上的蚂蚱。

    “首先,我们得假死!”

    场上又一阵惊讶。

    “我们死了,五王爷的解药是不是就没用了?没用了,那解药就好容易找到了,待五王爷松懈,以为我们都死了以后,我们再把这毒用在他身上,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好!”

    “可,皇叔,这些都是你的人,朕即便有好的计策,可他们不听朕的,朕也无能为力。”

    九王爷扫了一眼场上的人,这里全是他的人。

    “现在,你们全听皇上安排!”

    场上又是一惊,“王爷……”

    “这是军令!你们要违抗军令吗!”

    军令如山,违抗军令,杀无赦!

    大家齐齐跪下来,“是!”

    皇上微笑。

    军营里突然炸出一个大消息,九王爷死了,现在还剩皇上苟延残喘活着。

    五王爷惊得一下子坐在地上,属下赶紧过来扶起五王爷,“王爷,节哀!”

    “节什么哀!快扶本王过去看看!”

    “是!”

    五王爷一走,立马有几个黑衣人悄悄跑进五王爷的帐篷。

    五王爷急急赶到九王爷的军营,九王爷盖着白布横躺在地上。

    五王爷一步一步迈过去,仿佛脚下重若千斤,他身边的人都怕五王爷撑不住了,用力扶着五王爷。

    五王爷颤抖着手把白布掀开,九王爷黑的发紫的脸呈现在五王爷眼前,五王爷抱着九王爷的头,泣不成声。

    “九弟……”

    “王爷,请节哀……”

    “滚开!”五王爷下巴把手下推开,继续抱着九王爷的头,“五哥对不起你,没有好好保护你……”

    皇上漠视着这一切。

    “怎么会这样!你们到底是怎么保护九王爷的,九王爷怎么突然就出事了!”

    “王爷怎么出事的,五王爷不知道吗?”

    五王爷身后响起一道声音,大家齐齐看过去,几个黑衣人气氛的走过来。

    皇上脸上一直保持微笑,虽然脸色苍白,但丝毫没有痛苦的样子。

    五王爷站起来,死盯着几人,“什么意思!”

    那几个黑衣人走到皇上身旁,把解药交给皇上,但皇上并没有第一时间服下,他强撑道:“先拿去给王爷。”

    几人瞬间被皇上刷了一波好感,明明自己已经奄奄一息了,可还为王爷考虑,为自己的皇叔考虑,这样的国君,传闻中的国君,其实有这样仁义的国君,这世界应该是美好的,他们也渴望和平。

    五王爷一直看着,他瞬间明白了什么,“是你,是你杀了我九弟!我杀了你!”

    五王爷被九王爷的人拦住,“五王爷,别逼我们!”

    五王爷惊讶,他很不可置信,“他杀了你们主子,杀了你们王爷,你们居然还帮着这个罪魁祸首?九王爷被他洗脑了,难道你们也被洗脑了吗!”

    “五王爷,罪魁祸首应该是你吧!”

    五王爷怔怔看着拦住他的人,他震惊得不可言语,他又看向皇上,皇上一如既往的微笑。五王爷嘶吼道:“你不得好死!”

    手下拿解药给九王爷服下后,九王爷渐渐醒过来。

    五王爷大喜过望,“九弟,你醒了!”

    九王爷看着五王爷,眼里全是愤恨,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本王醒了,五王爷你是不是很失望,本王为什么没有如你的愿死去!”

    五王爷又一惊,“本王做什么了?你不是被他毒害的吗?”

    “呵……”手下扶九王爷站起来,“五王爷怎么知道本王遭人毒害呢?”

    手下见九王爷能站起来了,立即把解药给皇上拿去,皇上这才服下解药。

    “你……”

    “陈林!”

    “是!”陈林拿着解药道:“皇上,这解药属下是在五王爷的帐篷里找到的。”

    五王爷一头雾水,“本王何时放过什么解药?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敢诬陷本王!”

    皇上看了士兵一眼,“你还不快把事情说清楚!”

    士兵被吓得跪下去,“是五王爷,他把毒酒递给属下,说想缓和一下和九王爷的关系,属下没想什么,就给九王爷送过来了,可没想到,九王爷和皇上喝了以后,两人狂吐血不止,属下才意识到酒的问题,可这王爷都已经喝下了。”

    “鄙人检查了王爷和皇上群所中的毒,均来自那毒酒。”

    “五王爷,狡辩了。”

    五王爷放弃挣扎了,他现在百口莫辩,这些人有理有据指证他,都是有备而来,他现在有种无力回天的感觉。

    他们的军营,皇上一来,就被搅得天翻地覆,这也是因为一个贪字,如果他一开始杀了皇上,就不会有这些事,他们兄弟两个也不会反目成仇。

    五王爷眼神苍白的看着九王爷,“九弟,你宁愿相信他,也不愿意相信五哥是吗?”

    他也知道此时说这些话很无力苍白,可他就是想亲口听到九王爷说出来。

    “本王只相信,本王眼睛所看到的!”

    “你看见五哥亲自下毒了吗?”

    九王爷指着地上的士兵道:“他都亲口承认了,五王爷还想狡辩吗?我一直拿你当亲哥哥,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想置我于死地呀,你伤害我这么多回,我有报复你一下吗?没有,因为我还当你是亲哥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