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卷 国破山河在 第四十二章 总有些惊喜在不期而遇
    四方书院。

    “小姐,我好困啊!下午咱能不能不去啊!一堆臭男子挤在一起,想想就很烦呐!”一个穿着男装披着头发的小姑娘趴在桌上眯着眼玩弄着茶碗。

    “行啊,你在这睡觉,我一个人去就行了。”书案旁边也有一个披着头发身着男装的女子,一边看着书,一边录着喜欢的句子。

    坐而论道,起而行之,知行合一,方为大道。

    一句总纲,女子反复看了数遍。

    这句子写的真好。

    仿佛能闻到上面淡淡的书香味。

    她叫梁思琪,从小就喜爱读书,什么书都读,哪怕有些禁书,她家里也多的是,随意翻阅。

    她父亲是当朝国学监学政梁文道,一方面督导国学监对各方权贵皇家子弟的教诲,一方面把控一国人才的选拔擢升,顺带的和翰林院一同修订书册,核准书别。

    家里每日的客人络绎不绝,可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从小见到那些名士风流,挥斥方遒,便觉得心生欢喜,心向往之。

    每逢灯节,花会她都会去参加,与其他女子不同,她不看灯,不看花,不看男子。

    只喜欢猜猜灯谜,听听那些风流士子的吟诗作对,偶有好词佳句,她便心生欢喜录下,留着慢慢的看来,细细的琢磨。

    只恨她生不是个男子,不能举试,不能抛头露面去那诗会上一会群雄。

    也因为她不想去国学监和那群遛猫逗狗的权贵子弟世子公主的待一块,便求了她爹,男扮女装化名梁羽齐,带着丫鬟秀秀一起来了这四方书院。

    “嗯~我倒是想不去,你一个人去了,不扣我钱,我爹不骂我就好了。”秀秀嘟着嘴用手指拨弄着桌上的茶碗,就看它一圈一圈的转着,更困了。

    “你看哪家丫鬟不做事有工钱,还敢和小姐讨价还价的,小心本少爷回家了,打你的小报告。”梁思琪拿起一个抄坏了的纸条揉成团砸了过去。

    “别闹!困着呢!我先睡了,走的时候叫我。”被砸的秀秀依旧趴在桌上,抬起一只手朝背后甩了甩,看着茶碗一圈又一圈的慢下来,眼皮子也就跟着闭上了。

    梁思琪斜着眼睛看着她,摇了摇头,她要是顶天下最爱看书的姑娘,那秀秀就是顶天下最能睡的姑娘。

    “终日昏昏醉梦间,心情半佛半神仙。”闭着眼睛念了一句,又睁开眼睛续了一句,“不知天下春秋事,却是天下逍遥人。”

    “甚好,甚好。”偷偷的哂笑了一下,把自己念的录了下来。

    ……

    四方书院的院士付邈带着几名学生等候在大门外迎接着今天破例来主持学辩的贵人。

    一辆马车在门口停了下来,立马有学生去放了矮凳,门帘一开,院士付邈赶紧过去搀扶着里面的人下车。

    “梁公。”

    “有劳付学士了。”

    梁文道在付邈的搀扶下下了车,今天他没有穿官服,换了一身老夫子的衣服,他今天的身份只是应邀来的一位老书生。

    “梁公里边请,现在都已经准备妥当了,就等下午开试了,咱们先去用膳,稍事歇息一会。”付邈躬着身在前面引路。

    如今朝廷混乱,买卖贿赂官员之风甚浓,什么十年寒窗不如三年商户,一年恩科不如百两功名等等,引导百姓攒银子入仕,有钱就能当大官,许多的书生也受不良之风的影响,不愿意安心读书了,未曾科举便开始学着上下打点关系了。

    书院和科考体制内的一些官员,为了抑制这股不正之风,昭告天下朝廷还是唯才是举,用人用贤的思想,做了许多的举措,今日的学辩便是其中之一,请当朝学政大人主持学辩,开放门庭让百姓观礼。

    “付学士请。”梁文道跟着付邈进了四方书院,一路上左顾右盼,一直到了席面才安定下来。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看四方书院的环境和学生,其实他只是在找人。

    死丫头,你爹来了你都不来接的,白读圣贤书了。

    “这是何意?”等大家都坐定了以后,梁文道才指着外面空地上的一大圈新立起来的木栏。

    “因为今天请了梁公,为了普世天下读书之风,今日特广开门庭,欢迎市井百姓观礼,遂让学生们搭了这一道木栏,以防百姓无知,冲撞大人。”付邈拱手说道。

    “不妥,既然是普世,那边要与百姓亲近,你这树了一圈木栏,就是在书院和百姓之间筑了一道墙,有了上下之分,这不是违背了普世的初衷,也和今天的辩题“知行合一”相悖了,若是有人指了出来,岂不是成了一个笑话。”梁文道摇了摇头说道,他不赞同这样做。

    “受教了,你们带人去把木栏撤了吧!”付邈虚心的说了一句,对着两个学生吩咐了下去。

    他们也知道这个道理,可是梁文道毕竟是科场学政主官,出了事他们担不起这个责任,但是梁文道自己提了出来,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嗯,那就吃饭吧!”

    ……

    齐府。

    齐寺庄躺在老爷椅子上看着天上的云被微风带着变幻着形状。

    “老朱啊,咱们打个赌吧!”

    在一旁坐着喝茶嗑瓜子的老朱摇了摇头说道:“不赌,十赌九诈,何况是老爷。”

    “老朱,你这就没意思了啊!老爷我像那种出老千的人吗?”齐寺庄白了朱洪一眼,伸手抓了一把瓜子。

    “不像。”朱洪摇了摇头。

    “那你还这么说。”

    “像倒是不像,可老爷你就是!”

    齐寺庄把放在胸口上的书一把扔了过去。

    “老朱你是反了天了,不赌也得赌,咱们就赌今天章贺能不能成事。”

    “您昨天不是说他肯定成不了,那您还有什么好赌的,再说老朱没那么多银子,得攒着养老。”朱洪看都不看一眼,一把抓住书背,平平整整的放到了桌上。

    “你看看这天,风吹云散,天有不测风云,这才有些意思嘛!我赌他能成,怎么样?”齐寺庄笑吟吟的看着朱洪。

    朱洪抬头看了看天,“要赌也不是不行,我赌一两银子,老爷你赌十两就行。”

    “老爷,隋小公爷到了。”没等齐寺庄说话,一个小丫鬟过来禀报。

    齐寺庄听着丫鬟说的,看了朱洪一眼,扔了瓜子起身往客厅去了。

    “老爷我赌了。”

    “把东西都收拾了。”

    朱洪笑着吩咐了一句,拿着书跟了上去。

    ……

    “长青公子,来的有些早。”齐寺庄进了客厅,弯着腰拱手行礼。

    “齐大哥,早了好过迟了,总得留些余地,以防万一。”隋长青恭恭敬敬的回了一个礼,姿态不可谓不低。

    “公子请坐,请坐。”齐寺庄赶紧跑过去扶隋长青坐下。

    “来人,上茶。”

    “不必了,齐大哥,我车上准备了些茶点,四方那边也安排好了地方,不若我们路上喝茶聊天,先到四方书院,今日有百姓观礼,以防去的晚了不好进去。”隋长青并未落座,反而拉着齐寺庄说道。

    “行啊,甚好,如此甚好,公子请,朱洪,随我和公子去四方书院。”

    ……

    “秦兄!”

    “章兄!”

    章贺有些疑惑的看着秦墨生一旁的冶卓。

    “冶兄也在呢。”

    冶卓回礼道:“这不是听人说四方书院今日学辩,学政大人主持,百姓可入院观礼,我过来凑个热闹,章兄也是?”

    “是,我也是听闻今日学政大人今日会来四方书院,过来一睹真容,听听大人的真知灼见。”章贺向上拱了拱手,表示尊重。

    “那相逢即是缘份,我们三人一同进去吧!”秦墨生笑着说道。

    “章兄请。”

    “冶兄,秦兄请。”

    章贺绝不信有如此凑巧之事,而且两人还碰到了一起前来,定是那秦墨生引了冶卓前来,此人不得不防。

    三人进了书院,来的人不少了,不过大都是书院的书生,少数外来的士子打扮的人,和一队护卫,没有几个百姓。

    “哎,秦兄,章兄,那地方空着,今日凉爽,阳光正好,我们去那边。”冶卓看了看里面找了个好位置。

    “不了不了,我昨日整天待在家里,有些避
为您推荐